Posts Tagged ‘日本搬家’

女社長闖入搬家業 開創大集團

星期三, 十二月 31st, 2008

日本有間家喻戶曉的雅特搬家公司(Art),不但服務範圍遍布全日本,還進軍美國,年營業額六百億日圓(台幣一百六十八億元),最特別的是,這間搬家公司的創辦人兼社長寺田千代乃是位女士,卻征服了男性掛帥的搬家業。

她謙稱只是把傳統搬家業從運輸業中抽離,打造成另一種服務業而已。寺田說,以往在日本搬家是大事,想到要跟那些搬家工人計較這個那個,人人都會頭痛。

這個業界過去都是男性在做,被看成「粗活」。然而也只有女性才會從女性的觀點把搬家當作「服務業」,而不是「運輸業」來經營。

寺田千代乃仔細觀察,有天突發奇想:如果有人幫你把要搬的東西包裝好,運到新家後,又幫你把東西全都歸位,這樣的搬家公司不知有多好?

畢竟寺田是關西人,想法比關東人靈活,她把這個概念付諸實施,在一九七○年代石油危機讓他先生的小運輸公司面臨危機之際,將運輸公司轉形成一家七人搬家公司。沒有想到這個構想獲得了日本社會的認同,許多單身女性上班族搬家向她的公司求救,獲得圓滿服務,雅特搬家公司的名聲開始不脛而走。

寺田後來還有許多妙點子,在在顯示女性比男性細膩之處。她說,當她成立的公司要拉電話線時,她立刻想到要「0123」的號碼,好記又容易朗朗上口。

現在雅特搬家公司不僅日本各地分公司電話號碼都是當地區碼加上「0123」,進軍海外之後也都在當地登記「0123」的電話。

公司取名「Art」,也很有學問。Art的原意是藝術,她說,她就是要把搬家打造成像運送藝術品般細心精緻。而且Art在日本或美國的電話本上都會排在第一頁,要搬家的人習慣上都是先翻電話簿找搬家公司,Art公司就又在名字上佔了便宜。

這麼家小搬家公司發展到現在已經成了一個五個公司的大集團,年營業額也達到了六百億日圓。寺田千代乃最常被問到的,是創業的祕訣。她說,其實她只是把夢想與實際結合,並經常動動腦筋。例如在搬家過程中,她幫客人在車上燻殺蟲劑防止蟑螂也搬到新家,還代客進行戶籍變更、小孩轉學、裝遷電話等三百多項服務,甚至幫客戶準備小禮物送給左鄰右舍,為搬家帶來的不便致歉。這些小服務只是一念之間,卻獲得許多肯定。

用眼睛搬家

星期三, 十二月 31st, 2008

之前因為老公到日本長期出差的緣故,我們也就舉家外遷。說是一家,其實因為剛結婚,也就我們兩個人。所以由他先單身赴任,家具家電等就當地購買。我整理好一些隨身物品再過去。這一整理,竟然也打包了五大箱,總共將近上百公斤的行李海運過去。

兩年的出差年限結束,家裡又多了一個小寶寶,我們決定轉往另一家子公司。來參觀過我們家的朋友笑稱,東西多到看起來已經住十年了,搬家可怎麼辦。還好因為是出差,所以搬家費用由公司全部提供,我們只要攜帶隨身物品,就可以到新家等待了。所以我在舊家的最後一星期,還有朋友從台灣來找我玩,完全是氣定神閒不疾不徐。

日本的搬家公司非常仔細而小心。在搬家前一個月,先到家裡來鑑定估價。只見穿著西裝還打領帶的估價人員,紀錄下我家所有看得到的家俱家電,同時打開櫃子,檢查藏在櫃子裡的所有東西有多少,然後跟我確認好搬家的時間,就很客氣地離去。

搬家的時間到來,果然搬家公司就在約定早上九點,來按我家的門鈴。四位穿著白色鑲藍邊制服的搬家人員,除了是普通身材外並不高大外,其中還包含一位看來比我瘦很多的女性工作人員。他們進門跟我們打完招呼後,拿出新的白襪子換上,就立刻開始打包作業。我跟老公被他們的迅速確實嚇了一跳,他拿著包包,我抱著寶寶,趕緊逃離家門讓他們專心工作。我們一家三口在外面吃完早餐,逛完公園後,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,心想該回家看看了。果然回到家之後,已經完全得一乾二淨,打開的窗戶不見窗簾,只留下一台吸塵器。搬家人員跟我們確認隔天到新家的時間後,就把一大一小兩台大卡車開走了。

日本的搬家習慣,都要把房子打掃乾淨才能還給屋主。留下吸塵器,也方便我們進入新家前,先行打掃。我們拿著吸塵器,在舊家做最後一次巡禮,除了把每個角落都打掃的乾乾淨淨,也回想起在這裡懷孕生子,成為父母的點點滴滴。這是我們家庭的第一次搬家,之後每次搬家前打包時,我都會懷念起這段用眼睛不用動手的美好搬家經驗。